朱德精神 您所在的位置:中国爱国网 > 缅怀先辈 > 朱德精神 >
朱德的故事》连载之一:苦难童年
新闻来源:原创 总编:李铁成 主编:李佳蔓 责任编辑:王渊源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6-25

   1886年12月l日,四川省仪陇县李家湾,一个男孩子出生了。他就是后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新中国第一个元帅朱德。

    他家很穷,母亲生过13个孩子,有5个刚生下就死了。家里房子矮小阴暗,连窗户都没有。他的大伯父没有子女,2岁时,他被过继给大伯父做儿子。朱德从小热爱劳动,4岁就帮妈妈干活,5岁时,他就学着割草,拾柴,帮家里干些杂活。朱家附近没有井,要到山坡下去挑水。一天晚上,忙了一天的妈妈再也没有力气去挑水。可是到了第二天早上,妈妈却发现缸里的水满满的。妈妈感到很奇怪,于是连着几天都不打水,可是水缸每天都是满满的。为了揭开这个秘密,妈妈起了个大早,这才发现是自己的儿子在悄悄地挑水。妈妈又惊又喜,紧紧地把朱德搂在怀里许久说不出一句话。

    他家佃种地主丁阎王的田,他从小常受丁家欺侮。一次,他和弟弟从河里钓到两条鱼,想回家熬鱼汤,被丁家少爷一把夺去,说河从他家地上流过, 鱼就是他家的。又一次,他从爷爷种的梨树上摘下一个黄熟的梨,还没吃,又被丁家少爷抢去,说树在他家地上,梨就是他家的。他气得去夺,被爷爷拦住说:“我们惹不起人家。”

    他的爷爷和叔伯们商量,决心再苦也要供朱德读书,好给朱家争口气。朱德最早是在药铺垭私塾启蒙,塾师是朱德的远房叔叔朱世秦。朱世秦曾在县城中药铺学过两年徒,边办私塾边开药铺行医,教学质量比较差,家中就把朱德转送丁姓地主家私塾。这样他和两个哥哥上了私塾。地主的孩子嘲笑他是姓老母猪的猪。丁家少爷拽住他的辫子说他们三个是三头水牛。朱德一拳打倒丁家少爷,别的地主孩子上来打他。他和两个哥哥一阵拳打脚踢,把他们打得抱头逃跑。后来,先生用戒尺打他们三人的手心,罚他们朝墙站到放晚学以后。第二天早上,几个地主孩子又嘲笑他们。兄弟三人把住门口,把地主少爷打得个个跪下求饶。先生进来,不等地主少爷告状,三人一起来到先生面前,主动伸出手来让他打。从此,地主少爷再不敢欺侮他们。丁阎王知道这事后,把他两个哥哥从私塾开除,罚朱德每天上半天课,还要按全天缴费。朱德就转到另一处私塾读书,那里穷孩子比较多,他不再受气了。

    每年冬天,一个织布匠老爷爷来他家,把奶奶,妈妈,婶娘,姐姐纺的线织成粗布,再染成蓝颜色,好做衣服。这个老爷爷当过太平军。朱德喜欢听太平天国的革命故事,他佩服翼王石达开,也为他的失败而惋惜。从老爷爷那里,他还知道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清政府军队打败仗的一些事。他痛恨外国强盗,更憎恶只会欺压老百姓,惧怕洋人的官兵。

    还有一次,爷爷带他在房后山坡上高高兴兴地栽竹子。丁阎王来了,叫人把竹子拔掉,还把爷爷推倒。爷爷说,这山坡地是公家的,丁阎王不能霸占,到县衙门同他打官司。地主钱多势力大,爷爷还是打输了,气得大病一场。这些都使小小的朱德感觉到:“世道太不公平了。”由于这家私塾是丁阎王办起来的,学生都是富家子弟,他们仗着父母的势力,从小学会了欺弱怕强那套手腕而显得盛气凌人。朱德是这所学堂很少的穷孩子之一,他们就想办法来欺凌他。这天上午,先生还没到校,朱德牢记父母“老实为人,专心读书”的教训,一到学堂就埋头读起书来。这时从外面冲进几个丁家少爷,嘻嘻哈哈,边走边闹。他们见朱德用功,小阎王向同来的人递了眼色,几个人一拥而上,团团把朱德围在中间,就想制造恶作剧寻开心。朱德正读得起劲,头一摇一摆地轻声读着书,连恶少们来到身边他也没有发觉。见朱德毫不理睬,小阎王的手一挥,一个胖子就伸手把朱德的书向上抽去,并同时将嘴对着朱德耳朵猛地大声喊:“朱玉阶,你龟儿读得好专心呀!我把你好有一比,猪儿钻进米召水缸,连头都不抬。” 

    朱德不想与他们纠缠,更不想去惹他们找麻烦,勉强笑笑说:“把书还我。”“嘿嘿,说得轻巧,吃根灯草。还给你?凭什么还你?”胖子仗着自己个大力壮,斜了朱德一眼,把书藏到身后。“凭什么?凭书是我的。”朱德虽然有气,可他还是忍耐着。“是你的就要还吗?不行!你把我们逗笑了,我们才还你的书。”小阎王说。“你从我的胯下钻过去,就把书还你。”胖子拍着双手,附和着。“你们!”朱德再也忍不住,站起身来,扫了众恶少一眼,“你们做得有些过火了吧。”“过火?过火又咋个?老子今天叫你钻你就得钻。不然老子把你弄出去排了,要你娃儿死一回。”胖子咬牙切齿叫道。“哼,你们有啥了不起,只不过仗着人多。有能耐我们来比比说理,说得赢才算男子汉,说不过就是草包。”“好,说就说。”小阎王见朱德平时少言寡语,就目空一切地说,“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说不过你吗?真是笑话。”他双手叉腰,一步向朱德逼来。“咋个说法?”有人问。“或由你们出题,或让我出题也行。像大人一样,说四言八句。”朱德提议说。“好!就依你。我们说四言八句顺口溜。看谁说得快说得好。”三角眼也来了兴趣。“好,就以你姓朱为题。”小阎王用手指着朱德的鼻子,气势汹汹地说,“你娃本姓朱,朱会变成猪。长大杀死后,煮熟吃下肚。”

    “说得好!说得太好了!”恶少们又跳又叫,哈哈大笑起来。胖子也想借此表现一番,摇头晃脑地道:“对,你娃本姓朱,不该来读书。猪儿干人事,给我滚出屋。”又一阵哄笑,直气得朱德脸红筋胀。但他强按性子,铿锵有力地念道:“本人是姓朱,遇到一群猪。周身都遭咬,深感痛入肤。”他捞衣卷袖,“你们看,好多猪牙印,我受不了啊,我受不了!”他借此冲出重围,摆脱了恶少的纠缠。小阎王作梦也没有想到,朱德如此厉害,眼睁睁地望到朱德离去,“这个朱玉阶!”丁小阎王叹着,猛地迭坐在地。

    朱德回骂了丁家少爷们,情知不会放过他,就迅速跑出学堂。谁知他刚出丁家大院,又被一人拦着道:“朱玉阶,你往哪儿跑?”

|<< << < 1 2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