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 您所在的位置:中国爱国网 > 不忘初心 >
狼烟四起的年代,女战士的烽火青春
新闻来源:军网 总编:李铁成 主编:张金刚 责任编辑:孙启航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5-17

 

张茜、罗伊、陈模、楚青(从左至右)打靶归来。陈毅摄于1940年春。作者供图

狼烟四起的年代,中国共产党高举民族大义和红色信仰,实行全面抗战路线,积极动员广大妇女参加抗战。1937年9月,中共中央组织部制定了《妇女工作大纲》,要求在妇女工作中坚持贯彻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以动员妇女力量参加抗战,争取抗战胜利为妇女工作的基本任务”。在此号召下,成千上万的爱国妇女参加了八路军、新四军、东北抗日联军等。

1938年6月,在一次抗战动员大会上,陈毅说:“现在日本鬼子打到我们家门口了,不愿意做亡国奴的有志男女青年,都走上抗日战场打鬼子了!”19岁的陈模听到后热血沸腾,第二天就与三个女同学一起报名,要求参加新四军。当着陈毅的面,陈模说:“我不怕死,怕死就不来了!”

战争是残酷的,但战争也为参战妇女走出传统性别角色打开通路。1939年3月8日,在新四军“国际妇女节”纪念大会上,副军长项英指出:“革命是妇女解放的唯一手段与道路……同时,妇女动员的深度,是革命运动深度的标志。”“抗日战争是伟大的民族革命斗争,妇女必须坚决地参加抗战,争取革命的最后胜利,以达到妇女的彻底解放。”

为了把新四军女兵培养为合格的战士,新四军教导总队专门设立了女生大队——第八队,同时还举办了速记班、文化队、会计班、文书训练班、卫生训练班等,以提高女战士的各种专业技能。1939年冬天,施奇等女战士在军部速记班学习结业后,被调到军司令部机要科工作。叶挺军长经常对她们开展纪律教育和革命气节教育,他要求机要员一定要做到:门紧、手紧、脚紧、嘴紧。对密码本,要比爱护自己的生命更重要,宁可牺牲,也不能让密码本落入敌手。

1939年底,新四军江南指挥部开展了热火朝天的军训。女战士们和男兵一样,每天出早操,练习投弹射击。副总指挥粟裕对射击要求非常严格,每天都到现场督导,看到战士端着步枪训练瞄准时,就拿个铜板放在准星上,要求3分钟不能掉下来,这对男同志并不是难事,可对女同志就很难了。一开始,1分钟不到,枪就会抖,铜板很快掉下来。女兵们不服气,咬着牙不停地练习,慢慢都可以稳稳地举枪好几分钟了。

正式打靶时,谁也没想到,陈模3枪打了29环,是全场最高环数。张茜、罗伊、楚青打了优秀。机关四个女兵全部优秀,轰动了整个指挥部。陈毅非常高兴,举起刚刚缴获的日本照相机说:“给我们的神枪手照张相”,留下了一张珍贵的女兵合影。

在火热的军营中,女战士的各种专业技能提高很快,项英在《我们的女战士》一文中赞扬道:“我们的女同志,在生活上她们完全军队化了,同部队的战士一样,都受过了政治教育与军事锻炼。我们全部工作人员,都要下操,上军事课,学习野外战斗动作,女同志同样的参加,在这方面,女同志与男同志没有什么区别。多数女同志已能了解初步军事的基本知识与动作,会使用步枪;目前她们除工作外,正继续学习军事的一切必要技能与知识。”

15岁的女孩张掌珠参加新四军时,工工整整地在报名表上写下“张茜”这个名字。茜,含有红色的意思。茜草的根是红色的,可以做成染料,去染红世界。年轻的胸怀也在红色的土壤中滋长。从此,新四军中多了个革命女战士,她豪迈又浪漫地写下:“我爱这战斗的春天,我爱这春天的战斗。”

然而,仅有抗战热情是远远不够的。行军途中,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的女战士苏菲身体单薄,个子小,为了跟上行军队伍,她把脚上的一双草鞋都走穿了,脚底血肉模糊。有个战士把自己的鞋分给她一只,她们俩人就这样一人一只鞋,一路跟着队伍走。

残酷的战场历练了女战士的胆魄,她们很快成长起来。苏菲不到20岁时就敢一个人活捉敌人。那是一天夜里,她戴上毡帽打扮成捕鱼的小伙子,随身带了两枚手榴弹,一枚是真的,一枚是假的。乘着一艘乌篷船,趁着夜色绕过敌人的碉堡,停靠在敌乡公所的门前。她一跃上岸,门口放哨的乡丁还未缓过神来,就被苏菲手里握着的手榴弹吓住了。苏菲迅速冲进屋里,一把揪住睡梦中的汉奸乡长的衣领,用毛巾堵上他的嘴,用布条包住他的眼睛,押上乌篷船,迅速撤离乡公所。女战士只身活捉汉奸乡长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浙东。

1938年,抗日军政大学第三期毕业生林心平被派往新四军工作。她带领革命群众,不分日夜地战斗。为了打击日伪顽反动势力,她化装成流亡失学青年,只身一人打入敌40师设在当地的一个特务营,摸透了他们的行动规律,搞清了碉堡内部情况,和新四军里应外合一举拔除了这颗“钉子”。

1941年1月,国民党顽固派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危急时刻,叶挺军长让女机要员向党中央发了最后一份电报:“部队将战斗到最后一颗子弹,流尽最后一滴鲜血。”女兵们打完最后的子弹,将电台和密码本全部销毁。

为了对付日寇的细菌战和化学武器,未满18岁的许璞在抗大四分校第一期接受了防化业务培训,毕业后被分配到新四军四师司令部作战科担任防化参谋,兼任技术书记。她经常下部队传授应对敌人化学战、细菌战的方法。连续的急行军磨炼了她的意志,有好几次,她几十天睡不上一个囫囵觉,吃不上一顿安稳饭,经常跌倒在泥泞的小道上。

当年,毛泽东曾经预言:“全国妇女起来之日,就是中国革命胜利之时。假如中国没有占半数的妇女的觉醒,中国抗战是不会胜利的。”

春去春又来,漫山遍野的那些花儿,带着露水的芬芳在阳光下绽放,新时代的女战士迎来又一个“三八”妇女节。今天,从常规武器研制到远程导弹发射,从战舰护卫到航空航天,从战斗机驾驶到特种兵,从维和行动到抗击新冠肺炎疫情……都活跃着女军人的身影。

(作者系国防大学政治学院西安校区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