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基因 您所在的位置:中国爱国网 > 红色基因 >
周恩来与话剧四大名旦联袂演绎剧坛传奇
新闻来源:原创 总编:李铁成 主编:李佳蔓 责任编辑:王渊源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6-28

《红岩春秋》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话剧四大名旦合影,右起:舒绣文、张瑞芳、白杨、秦怡

  1937年7月,全面抗战爆发后,随着国民政府迁都重庆,国内一些著名的戏剧团体也先后汇聚重庆。一时间重庆戏剧演艺界名流荟萃,盛况空前。当时重庆的戏剧团体有中电剧团、中央青年剧社、中华剧艺社、中央实验剧团、怒吼剧社、上海影人剧团、农村抗战剧团、上海业余剧人协会、复旦剧社等50多个。著名的戏剧演员有舒绣文、张瑞芳、白杨、秦怡和赵丹、金山、陶金等。尤其是舒绣文、张瑞芳、白杨、秦怡4员女将蜚声全国,被誉为影剧界的“四大名旦”,辉煌于中国影坛、剧场长达半个多世纪。她们创造了中国话剧与电影的璀璨业绩,其人品、艺品均为人们所礼赞。这一切都和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共南方局书记周恩来同志对戏剧电影事业的领导与关怀是分不开的,他不仅把握着正确的思想政治方向、正确的领导方法,在艺术上也堪称行家里手,在大后方创造了中国话剧的黄金时代。

  被一声“同志”激励着的舒绣文

  话剧四大名旦当中,最早认识周恩来的是舒绣文。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22岁的舒绣文已经是上海明星公司的著名演员,并在杭州五月花剧社时参加了中国左翼戏剧家联盟。同年9月,舒绣文投身在上海前线的抗日救亡义勇队宣传抗日,史东山告诉她武汉行营政训处电影股(即后来的中国电影制片厂)要拍摄抗战电影,舒绣文毅然舍弃上海明星公司的高薪,奔赴汉口,在史东山编导的故事片《保卫我们的土地》中扮演农民刘山之妻。这是抗日战争爆发后,我国第一部表现抗战的故事片。这部电影台词直白,舒绣文在戏里可以大声喊出“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口号,她感受到从未有过的痛快。《保卫我们的土地》在国内外引起了热烈的反响。

  1938年4月1日,由周恩来担任副部长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成立,迅即展开扩大抗日宣传周活动,汉口5家电影院全部上映舒绣文主演的《保卫我们的土地》。就在这部电影上映之日,舒绣文见到了时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的周恩来。周恩来说:“舒绣文同志,你的农妇演得不错,感情真实,我们都很喜欢,向你祝贺。愿你再拍出一些更好的抗战电影。”听到周恩来以同志称呼她,舒绣文激动得说不出话来,紧紧地握住周恩来的手。分手时周恩来还说:“舒绣文同志,欢迎你到八路军办事处来玩。”不久,舒绣文去了汉口八路军办事处,又认识了邓颖超。从此,被周恩来称之为同志的舒绣文,被“同志”两字激励着,决心完成抗日宣传任务。

  1938年9月,舒绣文随着中国电影制片厂撤退到重庆,住进纯阳洞大庙里。摄影棚刚选好地方,舒绣文立即投入“中制”怒潮剧社(即以后的中国万岁剧团)的《为自由和平而战》排演中,并参加了第一届戏剧节《全民总动员》的演出,她像一台开足马力的机器飞快地运转着。接着,她又投入史东山编导的电影《好丈夫》的拍摄。《好丈夫》这部电影反映了农民支援抗战的热情,揭露大后方保甲长贪污贿赂的黑暗。在这部电影里,舒绣文饰演王二嫂。

  1939年拍完《好丈夫》不久,舒绣文又投入电影《塞上风云》的准备工作中。为了贴近生活,在导演应云卫带领下,外景队开始了大西北万里行,尤其使舒绣文兴奋的是此行要经过革命圣地延安。

  《塞上风云》外景队于1940年1月5日从重庆出发,南方局负责人在曾家岩50号接见了外景队包括舒绣文在内的主要成员,传达了周恩来的指示,要求他们不要留在延安,并把在延安看到的、听到的带回重庆,以起到最好的宣传作用。《塞上风云》外景队于1940年2月14日抵达延安,翌日晚间,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在他的住地设晚宴款待他们。这天晚上,当毛泽东知道她是舒绣文后,连声说:“我知道你,周恩来同志跟我谈到过你,说你是一位很有出息的演员。只可惜我没有看到过你演的电影和话剧,以后有机会再补吧。”毛主席的一席话更加激励了舒绣文。同年10月21日,《塞上风云》电影回到重庆拍摄内景。1941年1月,皖南事变发生,舒绣文等去过延安的进步人士成为可疑分子。为此,周恩来在1941年1月18日《新华日报》发表了题词:“为江南死国难者致哀!”并赋诗一首“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表达了他对殉难的新四军将士的哀痛、控诉了国民党的罪行。

  “皖南事变”发生10个月后,在周恩来暨南方局的领导下,进步文化界打开缺口,举办“雾季公演”反击国民党顽固派的黑暗统治。舒绣文在7个月的雾季公演中,参加演出了《棠棣之花》《天国春秋》《闺怨》《大雷雨》《江南之春》《战斗的女性》六出大戏,她扮演的聂莹、洪宣娇、伊丽莎白、艳山红都是剧中主角。11月27日,《天国春秋》仍照原来排演的版本搬上了国泰大戏院舞台。舒绣文在《天国春秋》中扮演从自相残杀中觉悟了的天王之妹洪宣娇,其中斥责国民党制造皖南事变的罪行的台词,得到所有观众的热烈掌声,轰动山城。周恩来鼓励舒绣文:“一定要把这句极富现实意义、收效极大的台词,念好演好。”又对中华剧艺社社长,同时也是这出戏的导演应云卫说,《天国春秋》要多演,少作报导和评论。周恩来指出:“相信观众自能从演出中理解内中意蕴。”《天国春秋》作为一部历史悲剧,体现了广大民众对“皖南事变”的民族悲愤,收到了痛斥国民党同室操戈罪行的效果。

  抗战胜利后,舒绣文由重庆回到上海,仍然参加进步戏剧、电影的演出。

  张瑞芳践行“做一个共产党的好演员”

  1963年,周恩来(左一)与获得“第二届电影百花奖”最佳女演员奖的张瑞芳(右一)握手

  话剧四大名旦中,和周恩来往来最多的是张瑞芳。张瑞芳从重庆怒吼剧社走上了专业演员的道路,她曾说过:“半个世纪以来,我填过无数次履历表,怒吼剧社在我履历中占着重要的位置。”“七七事变”爆发后,张瑞芳随北平学生移动剧团到处宣传抗日。1938年9月,重庆怒吼剧社负责人余克稷赶到河南省驻马店邀请她到重庆演戏,她认为借此机会可以到国立剧校深造,便同意了。同年10月,张瑞芳在重庆戏剧界演出的《全民总动员》中饰演小难民芳姑,戏份虽不多,却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后来又演出《国家至上》《女子公寓》等剧,她的演技也愈发成熟。

  张瑞芳于1938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党组织考虑到在白色恐怖的形势下,她作为一个经常公开露面的演员很不安全,所以在“皖南事变”之后,张瑞芳脱离了怒吼剧社党支部的组织关系,成为与周恩来单独联系的地下党员。在为郭沫若庆祝50华诞演出的《棠棣之花》中,张瑞芳扮演春姑一角。这出戏极富浪漫主义色彩,人物感情古朴,台词是朗诵式的诗化语言,要求边演边唱。剧中“主张联合、反对分裂”和“要抗日不要投降” 的主题起到强烈的政治效果;剧作是对国民党发动皖南事变的强烈抨击,是当时黑暗形势中燃起的第一支火把,引起了观众的强烈共鸣。

  在《屈原》一剧中,张瑞芳在扮演性格刚烈、品格高洁、秉性坚贞的婵娟时,因为形象地抓住人物的感情,台词倾泻而出。戏里的她早已忘掉了自己,完全与婵娟融为一体。在婵娟骂南后那段戏中,她吼道:“你这比天狗还无情的人呀!你总有一天在黑暗里痛哭的吧!”体现了婵娟对屈原的热爱不仅是追求个体的自我,而且更是出于捍卫真理和正义。1942年4月3日,《屈原》的公演对黑暗现实抨击的影响是空前的,周恩来宴请全体演出人员,对演出成功表示热烈祝贺,并收藏了《屈原》全套剧照作为纪念。

  1941年10月至1942年5月,重庆首届雾季公演共演出话剧35场,书写了中国话剧史上光辉灿烂的一页。张瑞芳在这7个月中参演剧目6部,除《棠棣之花》《屈原》外,她还饰演了《陌上秋》中的姜大嫂、《北京人》中的愫芳、《遥望》中的爱珠、《大雷雨》中的卡特林娜等角色,践行了周恩来对她“做一个共产党的好演员”的要求。

  1943年,在曹禺改编的剧本《家》中,张瑞芳又成功塑造了瑞珏一角。当时重庆市90多万人中至少有10%的观众看过这出话剧,创造了抗战时期话剧卖座的最高纪录。周恩来、邓颖超夫妇还在家里模仿瑞珏和觉新有了孩子后的一场戏,念着戏中的台词。他俩用手比划着,学给张瑞芳看,对该剧喜爱之极,令张瑞芳感动不已。

  张瑞芳在重庆演出的最后一部话剧是夏衍的《芳草天涯》,她饰演的女主角孟小云是剧中爱情纠葛的中心人物,剧中以许多台词传达着寓意深刻的思想。这出戏于重庆谈判结束后的1945年11月2日,由中国艺术剧社在重庆抗建堂演出。

  1946年1月,张瑞芳离开重庆去到东北电影厂。在渝7年多的时间里,她共演出话剧24场,这也是她艺术生命的黄金时期。

  白杨在“文化界为时局进言”中勇担风险

  话剧四大名旦当中,出名最早、最受观众喜爱的当数白杨。1936年,她在电影《十字街头》中扮演进步青年杨芝瑛,受到观众的追捧。

  1937年8月,随着时局的变化,白杨放弃明星公司高薪,参加了上海影人剧团入川宣传抗日。此时的白杨一方面受到重庆、成都等地观众的热烈欢迎,一方面遭到四川军阀、官僚的迫害,被驱逐出境,且不能以白杨的名义演戏。同年10月15日,白杨随民生公司“民贵号”客轮来到重庆。

  1938年12月,白杨在重庆初识周恩来。“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白杨同志”,周恩来握着白杨的手说道。白杨愣住了,她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周恩来。“我看过你演的电影《十字街头》,不是早见过面了吗?”他们一起大笑起来。

  白杨向周恩来介绍了上海影人剧团离沪后的各种情况。周恩来称赞白杨坚持抗日救亡工作,并寄予期望:“白杨同志,抗战已经进入第二阶段,内部更要团结,政治宣传工作更加重要,生活还会更艰苦,你更要坚持下去。”最后,周恩来还嘱咐白杨遇到困难时多与郭沫若、阳翰笙联系。

  1939年,重庆遭到了“五三”“五四”大轰炸。这时候白杨和高占非正在拍摄电影《长空万里》,整天却只能躲警报藏在防空洞里。上海几家影片公司趁机邀请他们一起回沪拍片,声称只要他们答应马上就汇寄路费过来。白杨想起周恩来的话,决心在生活的洪流里搏击,为理想而奋斗。她果断地拒绝了金钱的诱惑。

  1939年夏末秋初,白杨同《长空万里》摄影组到昆明拍摄外景。1941年“皖南事变”发生,重庆一片白色恐怖,进步人士被逮捕,失踪时有所闻。周恩来对白杨早有安排,他要求新成立的中华剧艺社安排白杨出演《茶花女》,同时为剧社筹集经费。

  随后,白杨又在阳翰笙的《天国春秋》中扮演傅善祥一角。周恩来看了几次演出后对白杨说,傅善祥着笔不多,但你把她热情、泼辣、自负、多疑的性格刻画得活灵活现。

  到了《屈原》的演出,白杨扮演的南后又获得极大成功。白杨以前扮演的人物都是、可爱的女性,表演风格以优美、自然、含蓄、鲜明著称,多饰演正面人物。而南后与白杨以往扮演的善良、美丽的女性角色不同:南后仰慕屈原的才华,当她遭到拒绝、伤了自尊后,爱就骤变为恨,恨到极力诬陷的地步。白杨深入揣摩角色心理,除了读史书之外,还一次次向郭沫若请教,穿上戏装反复对着镜子揣摩表演,将南后的爱恨交织演绎得入木三分、丝丝入扣。

  1942年4月3日,《屈原》首演于重庆国泰大戏院。白杨在舞台上将南后演绎得淋漓尽致,令观众如醉如痴、又恨又爱,恨的是南后,爱的是白杨。4月下旬,周恩来在天官府设宴祝贺《屈原》演出成功,席间他说:“在连接不断的反共高潮中,我们钻了国民党反动派一个空子,在戏剧舞台上打开一个缺口……《屈原》的主演张瑞芳、白杨等是演出成功的主要角色,他们更进一步参加到现实斗争中去。”

  1945年2月22日,重庆《新华日报》以显著位置发表了《文化界对时局进言》,签名者绝大多数是文化界精英,文化界知名人士在上面签名者达312人,戏剧界占72人,赫然有白杨等四大名旦的签名。路人当街争抢当天《新华日报》,路透社、美联社等外国媒体也迅速将消息传到全世界。这一项广泛团结之举,形成民主洪流,给国民政府以极大震动,引起国际上空前反响。

  蒋介石看到《文化界对时局进言》后大为恼怒,表示要彻底追查。这时,白杨刚演过《万世师表》不久,这出戏是白杨抗战8年间表演的艺术巅峰之作,轰动大后方。蒋介石之子蒋经国喜欢话剧,特地请中电剧团把《万世师表》搬到位于浮图关的中央训练团为蒋介石作生日演出。1944年10月30日,《万世师表》剧组按时前往演出,让时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国防最高委员会主席的蒋介石也饱了眼福。白杨声誉如日中天,这时谁敢查办呢?

  南方局工作人员向周恩来汇报了白杨在《文化界为时局进言》这场斗争中勇担风险、保护同志的经过时,周恩来听了十分高兴。他说:“白杨成熟了。”

  秦怡受到周恩来夫妇鼓舞

  在话剧四大名旦中,秦怡结识周恩来算是较晚的。1938年10月,秦怡经武汉来到重庆,在重庆迈上了她的从艺道路。秦怡初识周恩来是在1939年春节的一天,秦怡受邀到一位同事的家中聚餐。饭桌上有位长着络腮胡子、浓眉大眼的男子,席间谈吐爽朗、风度潇洒,他就是周恩来。但秦怡当时并不认识他。

  饭桌上,周恩来亲切地询问秦怡的工作情况。秦怡说:“我在中国电影制片厂合唱团唱歌,还是跑龙套的演员。”“好啊!”周恩来笑着说。“这好什么?没意思,在里面混日子。我想去前线,没去成;又想去读书,没条件。”“那你在唱什么歌?”“当然是抗战歌曲。”周恩来爽朗大笑起来:“这怎么能说没意思?这太有意思了。你们的歌声激起千千万万人热血沸腾;有数不清的人在歌声的鼓舞下,走向抗日前线,你还觉得没意思?”秦怡觉得这个人真诚、坦然,便像朋友一样和他聊起来。后来,秦怡找到同事打听,才知道饭桌上的那位朋友就是鼎鼎大名的周恩来先生。

  1941年春,中华剧艺社筹办时期,秦怡应友人的邀请,再次登上文艺舞台,从此开始了自己璀璨夺目的演艺之路。剧社的第一台戏是10月11日在国泰大戏院首演的《大地回春》,秦怡扮演生活在复杂的资产阶级大家庭中的女儿黄树蕙。秦怡凭着自己的敏锐与聪慧,顺利把握住了角色的精髓,将人物演得悲切感人,打动了无数观众的心。这天晚上,周恩来派人来看望演员们,还带了些点心送到后台。

  1942年2月,秦怡所在的中华剧艺社,把秦怡借给了以留渝剧人名义排演的《野玫瑰》剧组,扮演女主角夏艳华。《野玫瑰》本意是揭露汉奸为虎作伥的罪恶,但实际演出的效果却是汉奸头目振振有词,因此受到进步戏剧界的抨击。后来,该剧还获得了国民政府的奖励。秦怡对于误演《野玫瑰》悔恨不已,尽管后来罢演了,但仍然有不少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待她。在紧张繁忙的雾季演出中,秦怡受了不少冷落。周恩来关注到这种情况,特别要求雾季演出的剧目给秦怡安排角色。

  但在这一年的6月,秦怡突然病了,住进歌乐山中央医院,无人探望。一天,邓颖超突然出现在秦怡的病房,对秦怡说:“恩来知道你住在这个医院,一直想过来看看你,但他刚动了手术,所以让我过来看你。”还亲切地说:“你如果要动手术也不要害怕,有什么需要告诉我们。”听了这一席话,秦怡的病一下子好了大半,她在医院住了两个星期,未动手术竟然出院了。

  抗战胜利后,在重庆她又演了《清宫外史》《清明前后》等话剧。接着便回到故乡上海,继续活跃在影剧舞台上。

  在抗日战争时期的峥嵘岁月,重庆的抗战戏剧之花在周恩来同志的精心浇灌下绽放出别样的风采。正如同《周恩来抗战时期在重庆与话剧四大名旦》中所言:

  孤诣苦心培话剧,舞台人物壮春秋。

  披肝沥胆除烽火,治国安邦破浪舟。

  五岳三山崇艺术,群英四旦靓渝州。

  奇葩璀璨陪都府,身教言传万古流。

  (作者系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重庆市诗词学会常务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