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人士 您所在的位置:中国爱国网 > 爱国人士 >
爱国人士黄炎培之子,水利工程学专家黄万里
新闻来源:原创 总编:刘小渡 主编:张金刚 责任编辑:王熙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7-15

“身材魁梧,相貌堂堂,衣着得体,脚下那双生胶底软牛皮皮鞋,很显洋气。”这是章诒和笔下的黄万里(1911—2001),这个儒雅形象,似乎很难让我们把他和孤身反对修建三门峡水库的水利学家联系起来。

 


 

黄万里乃著名爱国人士黄炎培之子。

 


 

黄万里生前是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他一生命运多舛,但作为一名学养深厚、有正义感和责任感的科学家,他终其一生捍卫独立的人格、学术的自由以及科学的精神。

黄万里早年是从唐山交通大学毕业的桥梁设计工程师,因目睹中国的水患给人民造成巨大灾难,决心赴美留学研修水利。在美期间他遍访名师,自驾车行驶四万五千里,参观各大水利工程,并写出了当时在水文学方面统计暴雨的瞬时流率的博士论文,1937年他学成回国。

黄万里在学成归国的游船上邂逅了未来的夫人,从日本横滨搭船归国的

丁玉隽

,两人在同年11月27日完婚。

 


 

本着建设水利的雄心壮志,他步行考察长江上游至金沙江段,徒步三千多公里测量了大部分川江,设计修建多个水利工程。

早在1955年关于黄河规划的讨论会上,他就力排众议,不同意苏联专家提出在三门峡修水电站的规划。当时也有很多水利专家是了解黄河的,可是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违心地对此规划赞不绝口,只有固执的黄万里发言反对。他不是无缘无故地抬杠,他从科学的角度出发,对众多专家指出

:“你们说‘圣人出,黄河清’,我说黄河不能清。黄河清,不是功,而是罪。”

为了进一步从水利学的层面来阐述自己反对的理由,黄万里在《中国水利》杂志发表文章指出:“四千年的治河经验使得中国先贤千年以前就在世界上最早地归纳出了四种防洪方法:

拦河蓄水,堤工堵水,束水浚深治河,缺口疏水。

另外,近四十年来,中外学者融合德国人治河的理论和经验,又积累了不少新的知识。忽视这些知识,认为有了坝就可以解决下游防洪问题,是不妥当的。”

黄万里由于坚持己见,很快被打成了右派,而即便在右派生涯中,他一直惦念着三门峡。

1960年三门峡水库建设完工后,黄河流域生态系统随即出现了严重故障。第二年泥沙就淤积了渭河流域,良田浸没,土地盐碱化,威胁逼近古都西安。于是只好降低水库水位,并重新打通排水洞,以泄泥沙。这一折腾,前后“缴学费”不下百亿。移民惨剧无数,后遗症至今未能解消。

整个三门峡工程造成的损失据估算不下百亿(相当现在的一千亿以上),还涉及到40多万农民从渭河谷地被迫向宁夏缺水地区移民,其中15万来回迁移十几次,给他们造成了人生中难以想象的惨剧,连派去视察的领导都为之落泪,说:“国家真对不起你们!”

从 1972年开始,黄河开始断流,这在黄河水利史上是从未有过的。如今,不断又有废除三门峡水库的呼声,而黄万里已经离世多年。

黄万里是反对建设三峡工程的。他的几条主要理由是:

1、预言三峡大坝根本不能建成。

2、“三峡大坝将于几年内堵塞重庆港、断绝黄金水道上段……终将被迫炸掉”。“三峡电站20年内只有工费支出,没有电费收入,国家财力不堪负担。”

历史证明,这些理由都没有能够站住脚。

无论是三门峡工程,还是三峡工程,黄万里敢于直抒己见的精神都应该肯定。但是,如果不顾历史事实去神化他,那完全是错误的;如果还借此来否定中国在建设项目上的民主决策过程,就是实在是有些糊涂了。

黄万里的结论可能有错,但他信仰的是科学,支撑结论的是逻辑和论证。从伽利略到马寅初,服膺于科学论证而不是人云亦云,献身于真理和众生而不是权威,这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是科学精神的最高体现。浅浅回望黄万里先生九十年的一生,杜绝用标签和情绪来讨论科学问题才是他给我们最宝贵的启示。

黄万里在有生之年,看到自己对三门峡的意见不幸言中,痛心疾首,反复叨念:“他们没有听我一句话!” 晚年病重昏迷中喃喃呼出:“三峡!三峡,三峡千万不能上!”2001年8月27日,他带着无尽的遗憾离开了人世。

2001年8月27日15时05分,黄万里与世长辞,遗嘱仍心系江河:

“治江原是国家大事,‘蓄’‘拦’‘疏’及‘挖’四策中,各段仍应以堤防‘拦’为主,汉口段力求堤固。堤临水面宜打钢板桩,背水面宜以石砌,以策万全。盼注意,注意。”